电子诊治的兴起:迎接新常态

本次疫情加速了远程工作的趋势并创造新的投资机遇。电子诊治就是其中一个范例。

电子诊治指利用现代电讯技术,使患者能够透过应用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程式进行医疗谘询。其流程包括患者简述症状,然后在线与医生实时交换讯息,并获得经专业意见认可的诊断结论及建议。这项新技术与一站式服务相结合,院方登记患者的处方,然后将药物送货上门。而我们只需安逸地躺在家中就可以享受上述的一切。

攻克医疗系统的挑战

过去十年里,亚洲国家的医疗保健系统面临著根本性的结构问题,包括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医疗资源供需不平衡、薪酬低以及很多医生工作满意度低。

随著线上医疗服务平台日益普及,我们医疗系统的状况得到改善。电子诊治能够:

  • 透过应用多层级医疗系统,将轻症患者从资源紧张的一级医院分流出去。
  • 节省公共保险费用,缓解用药过量的问题。
  • 为医生提供其他收入来源。

数码化医疗转型

2019新冠病毒疫情危机期间,线上医疗谘询平台吸引更多用户。我们认为这场风暴完美地将线下消费行为转移至线上平台。为方便进行物理隔离并减少交叉感染,中国政府进一步支持采用该技术,鼓励利用线上医疗服务。

随著医疗服务在线解决方案兴起,我们看到了对电子诊治前所未有的需求。例如,中国最大的医疗保健平台平安好医生,从2020年1月底至2020年2月初见证了:

  • 平台累计访问量达11.1亿次*
  • 累计新增注册用户数目翻10倍*
  • 应用程式新注册用户每日谘询量翻9倍*

中国政府的支持

早在2020年4月,发改委(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发布一份文件,提出发展“互联网+医疗”的新型数码产业。

2019新冠病毒疫情防控过程中推广采用医疗保险服务,支持对符合条件的常见病、慢性病的线上诊疗服务进行报销,并支持患者电子处方备案以便进行复诊。该指导文件敦促省级医疗保障局与互联网医院就医疗保险直接在线结算开展合作。

银川、以及贵州及内蒙古的一些试点城市,已经开始推广有关互联网的治疗渠道,同时进行价格指导。现时有更多省份加入这一行列。线上会诊的报销范围为每次谘询6-50元。

为进一步推广电子诊治,福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于2019年10月与平安好医生签署新协议,建立集中式互联网医院平台。福州市所有实体医院皆必须加入该平台。

随著国家及都市层面加速应用电子诊治,我们可以看到线上医院的使用量于过去数月有所增加。


除中国外,印度尼西亚及印度等其他亚洲国家的健康平台也在报告活动量激增。

电子诊治在印度尼西亚迅速发展

印度尼西亚三家最重要的数码健康平台包括:Alodokter、Halodoc、以及GrabHealth(新加坡网约车公司Grab与中国一家医疗保健公司合营的合资企业),这三家平台的使用量均于2020年3月飙升。据Alodokter首席执行官Nathanael Faibis称,自3月2日印度尼西亚出现首例确诊病例起,Alodokter官网3月份录得3200万次访问以及逾50万次免费冠状病毒谘询。于2020年4月,Grabhealth表示每日谘询量增加近一倍,达到1万人次。

为了对抗2019新冠病毒病,印度尼西亚地方政府及当局正积极推广电子诊治服务。例如,3月27日印度尼西亚政府2019新冠病毒病工作组宣布,将于官网上新增20家数码医疗服务平台,以支持应用电子诊治服务。还将建立一个数码呼叫中心为前来寻求服务的人群进行分流。省级层面,西爪哇省4900万居民可以享受数码医疗服务,并可以透过线上平台登记进行2019新冠病毒检测。

印度 — 电子诊治成为现实

印度近期正式开启电子诊治。监管机构改造印度国家研究院(NITI Aayog)于2020年3月25日发布《电子诊治实践指南》,允许注册医生遥距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由于该计划尚处于早期阶段,该条例只允许注册医生透过电子诊治提供医疗服务。尽管人工智能、物联网、基于数据分析的决策支援系统等新技术可以支持注册医生进行患者谘询、诊断或管理,但最终处方或建议须由注册医生直接提供。

后疫情时期的新常态

尽管这项业务在后疫情时期可能面临挑战,但也可能成为新常态。而我们相信电子诊治有潜力成为变化迅速的医疗领域中的新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