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投资如何创造长期价值

可持续投资是一种投资方法,在追求有竞争力的投资回报及对人类和地球产生正面影响的同时,考虑环境社会企业治理(ESG)因素和财务因素。不论公司和个人都意识到企业的行为会影响社会和环境。这些影响有些显而易见,也有些会对整体经济和企业资产负债表产生可量化的正面或负面影响。

因此,可持续投资者进行传统财务分析的同时,还会评估他们认为对未来投资至关重要的ESG因素,从而为它的投资决策提供依据。近年,在消费者需求变化和新投资产品涌现的推动下,可持续投资领域的资产管理规模持续增长。这也受益于越来越多投资者认同可持续投资是实际而可行的投资方法,因为他们意识到利用资本为社会带来正面影响并不一定需要牺牲回报。相反,可持续投资可以为投资组合带来更多长期价值。

资产负债表以外

三重底线(Triple Bottom Line)是一个同时考虑环境和社会影响以及传统盈利能力指标的会计框架。

三重底线提供评估一间公司可持续发展能力的视角,并揭示可持续发展的考虑因素和财务价值是不可分割的。我们将与下文探讨三重底线的环境和社会组成部分,以及它们与财务表现的关系。


环境:企业行为与其对环境的影响之间的关系早在工业革命之前就已经存在。但直到近期,投资者才开始意识到这种关系。时至今日,投资界逐步认识到两者之间存在密切的因果关系。

企业行为对环境造成直接影响的一个例子是Deepwater Horizon漏油事件,事件始于英国石油公司(BP)运营的石油钻机爆炸。在这87天内,超过490万桶石油排入墨西哥湾,破坏了超过1,300英里的沿海栖息地,并不可逆转地改变了深海生态系统。[1,2] 经济损失方面:据估计,在2010至2020年间,海湾渔业收入损失达87亿美元。据报导,海湾地区的旅游业在2010至2013年间损失227亿美元。[3]

一个政府委员会发现,“节省时间和资金的决定”是导致这起事故的原因。[4] 其中一些决定包括但不限于:[5]

  • 没有运行水泥评估日志——水泥是控制压力水平的关键,也是导致爆炸的关键因素
  • 对负压测试的解读不当——这些测试有助于确定水泥黏合作业的完整性
  • 未在水泥外安装其他实体屏障

在漏油事件发生后的10年里,BP公司支付超过700亿美元的罚款与和解金。该公司的股价至今仍未完全回升,[6] 截至2020年2月10日,股价仍比泄漏前低29%。[7]


社会:公司是社会结构中必不可少的要素,在生产人们消费的商品和服务的同时,能提供就业、收入和培训。社会越来越要求公司尊重其经营所在的小区。无论有意或无意,不履行这一义务都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例如,航空和航天制造商波音公司的安全程序不完善和普遍疏忽导致其737 MAX飞机发生多起致命事故。其中一个错误是没有教驾驶员如何跳过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而在该系统出现故障时导致坠机。波音一名工程师最终透露,为了削减成本,该公司放弃安装本可以减低故障的安全系统,这明显以短期盈利为名而侵犯了利益相关者的利益。[8]

波音的短视思维可能会损害其长期盈利能力。由于疏忽大意,导致家庭支离破碎、社区失去有价值的贡献者,波音的声誉也遭受重创。在第二次崩盘后,其股价从之前的高位暴跌近22%。[9] 2020年,波音报告50多年来首次在1月份没有喷气客机订单。[10] 而声誉受损的影响不仅仅损害股东利益。由于波音公司是一家大型雇佣企业(无论是直接还是通过供货商聘用),因此波音公司失误的社会影响可能会导致成千上万依靠该公司谋生的工人被降薪甚至失去工作。


通过良好的企业治理优化三重底线:企业和投资者如何确保已建立适当的机制,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环境和社会风险?这始于良好的治理。

上面的例子强调了短期主义(即实现短期利益优先于其他考虑的心态)导致的极端负面后果。短期主义通常表现为削减成本以提高收益,而不是建立长期价值。但良好的治理反对这种观念。相反,它专注于制定面向长期的决策来成为一名优秀的股东资本管理者,因此也称为长期主义。《哈佛商业评论》认为经过健康治理的公司拥有以下特征:[11]

  • 战略性的而非过度财务性的资源分配方法
  • 对企业公民责任和道德问题的关注高于法律及合规性要求
  • 关注环境和政治风险
  • 将管理层薪酬与战略目标挂钩
  • 实行董事会轮选制,以促进知识的连续性和传授

采取上述措施的公司可能比采用短期导向型治理结构的公司取得更好的表现。哈佛研究人员在学术研究“The Impact of Corporate Sustainability on Organizational Processes and Performance(公司可持续发展对组织程序和表现的影响)”中,识别出90家具有长期导向型政策的高可持续发展公司以及90家没有此类政策的低可持续发展公司。从1993年到2010年追踪投资1美元于这两组价值加权投资组合,结果显示,高可持续发展投资组合的表现较另一组高出近47%。[12] 如今可持续发展导向型公司的治理备受瞩目,而这项分析早于此前已经进行,进一步突显分析结果的说服力。

因此,虽然环境和社会公益十分受欢迎,但可持续发展并不代表只对环境或社会公益做出贡献。显而易见,可持续发展公司是为长远发展而建立的公司。

投资于优质及具有长期价值的企业

谨慎的投资需要仔细考虑影响公司风险/回报状况的因素,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对财务的重要性日益显现。将这些对因素的考虑纳入投资流程,描绘出整体的投资原理,从而获得长期价值并产生积极影响。这种方法属于可持续投资的范畴,被贴切地称为ESG整合。与将某些行业或商业活动列入黑名单的剔除法不同,采用整合法的投资者会分析ESG因素,以发现各行各业中的优质公司。

投资者如何在投资流程中整合ESG因素?首先,投资者将根据数量和质量的ESG数据建立一系列因素。然后,根据这些因素与公司所属领域和行业的相关性(也称重要性)对这些因素进行加权。一些投资者会开发自己的数据方法和重要性方案。其他则依赖于外部供货商来完成全部或部分投资流程。只要资产管理公司能在不损害其投资流程的前提下以流程驱动的方式考虑ESG因素,那么整合方式就没有正确和错误之分。


表现是一个因素,但可持续投资者也希望他们的投资能对社会有益。虽然很难衡量所投入每一元钱的影响,但整体可以表明投资者认为哪些做法可以接受。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本流向负责任的公司,其他投资者可能将这股势头视为正面的信号并进行投资。理想情况下,公司认识到投资者正面情绪的根源并保持其标准状态,而负责任程度较低的公司则获得提高标准的动力。

希望推动直接改变的投资者可积极行使积极拥有权,利用其作为股东的权利参与公司决策。这最好通过提交股东决议和代理投票的方式进行。股东可以与其他价值观相似的股东合作,在股东周年大会上提出问题并投票表决。这种方法可能有效:2016年,家乐氏公司的委托投票说明书中提出的一项股东决议敦促该公司转向生产无笼养鸡蛋,并获得95.9%的投票支持。[13]

这种方法的反对者指出,针对可持续发展的决议很少获得通过。然而,参与的力量还在于公开对话,因为股东决议仍可以吸引媒体报导并向公众通报。公司通常在股东周年大会之前与股东进行谈判。为换取股东撤回决议,公司往往会做出让步。在2018年提交的108项与环境相关的决议中,在得到公司的坚定承诺、公开对话后以及出于战略退出的理由,股东撤回了47项决议。[14]


可持续投资:不只是昙花一现

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进行投资并不只是当下流行的投资方法。2017年,美国每4美元受专业管理资产中就有1美元的可持续资产,证实了这一点。[15] 2016年至2018年,全球可持续投资的资产管理规模(AUM)从22.8万亿美元增至30.7万亿美元,增幅达34%。[16] 在三种可重迭的主要可持续投资策略中,整合策略在过去两年增长69%,达到17.5万亿美元;剔除策略增长31%至197亿美元;参与策略增长17%至98亿美元。[17]

2018年,机构性资产(即养老基金、大学、基金会和保险公司的管理资产)占可持续资产管理规模的75%。值得注意的是,零售资产占剩余的25%,比2016年增加了5%。[18] 众所周知,机构投资者,尤其是美国以外的机构投资者偏好可持续投资,但面向散户的可持续投资才刚刚开始受到关注。


这种趋势部分来自于投资者需求,但根源在于投资界的人口结构和价值观不断变化。例如,千禧世代比前几代人更重视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尼尔森的一项调查发现,85%的千禧世代认为公司实施环保计划十分重要,而在婴儿潮和沉默世代中的这一比例分别为72%和65%。[19] 此外,2018年有78%的千禧世代基于可持续发展对其投资组合进行评估,而婴儿潮世代的比例只有20%。[20] 我们预计,随着千禧世代迎来收入高峰时期,其可投资资产增加,千禧世代推动的增长动力将会加速。


面对不断变化的投资群体以及可持续投资作为具有竞争力的投资方法逐渐获得更多认可,资产管理公司也在不断发展、制定新的投资策略,以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根据晨星公司的资料,2015年到2018年共推出133只可持续基金,其中56只是ETF,77只是开放式互惠基金。相比之下,此前10年仅推出87只可持续发展基金。[21]

总结

具体实例明确表明,企业行为在社会、环境和经济方面影响着我们周围的世界。可持续投资技术结合这些考虑因素,对公司价值进行长期、可靠的评估。尽管可持续投资越来越受欢迎,但在我们认为峰值还未到来。随着数据的改善和认知度的提高,我们预计可持续资产将在未来几年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