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盈利增长

随着投资者开始将短存续期、现有盈利能力与股息收入作为优先考虑时,增长较高的市场便会面临压力。罗素 1000 指数(按市值计算的 1,000 间最大的美国公司)中,约有 75%的公司年初至今的回报率为负值 1,另约有三分之二的公司交易量低于其 200 天移动平均值。2 尽管部分估值下跌属合理情况,但其他估值下跌可能是获得超卖机会的切入点。本月,我们透过关注目前表现正面并预测有较高盈利能力的成长型公司,以寻找类似机会。

类型分类

首先,我们定下属于各类增长范畴的公司。

  • 积极增长—这些公司目前通常没有盈利。它们现金消耗率很高,并在业务上进行大量再投资。这些公司一般较新,估值是基于折算至现值的积极未来现金流预期。
  • 高增长—这些公司接近或最近开始实现盈利。它们继续消耗现金,并在业务上进行大量再投资。这些公司和积极增长公司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它们有产品在市场上产生可靠的收入来源。
  • 盈利增长—这些公司持续录得正收益。他们有产品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并计划在未来继续创新。这些公司在增长型与核心型之间取得平衡,但偏向于增长型。

寻找盈利增长

审核估值

我们回顾了罗素 1000 指数中的投资领域。罗素 1000 指数约占美国总市值的 93%。该指数可以细分为罗素 1000 成长指数和罗素 1000 价值指数。我们比较了罗素 1000 成长指数和罗素 1000 价值指数的权重。如果该成分股在成长指数中的配置较高,则被定性为增长型,如果配置较低,则被定性为价值型。总体而言,有 318 间公司被定性为成长型,占罗素 1000 指数的 49.9%。

然后,成分股按行业进行分组,重点落于成分股的盈利能力。盈利能力分为两大组别—有盈利和无盈利。我们进一步研究了每间公司的预估未来净收入。3 如果净收入高于最近的净收入,则被归类为正在改善的公司,如果低于最近的净收入,则被归类为正在恶化的公司。如下图所示,这确立了从无盈利和正在恶化到有盈利和正在改善的范围。


按市值计算,大多数侧重增长的成分股均为有盈利。在 318 间侧重增长的公司中,208 间公司(占侧重增长公司的 88%)为有盈利又正在改善的公司,另有 8%公司为有盈利但正在恶化的公司。有盈利又正在改善的公司数量最多的行业依次为信息科技、非必需消费、通讯服务和医疗保健。

深入一层从行业角度来看,对积极和正在改善的细分市场贡献最大的行业是:

    • 信息科技:来自软件行业的 50 个成分股中有 22 个贡献了 15%。
    • 信息科技:来自技术硬件行业的 3 个成分股中有 2 个贡献了 12%。
    • 通讯服务:来自互动媒体及服务行业的 7 个成分股中有 4 个贡献了 8%。
    • 非必需消费:来自互联网及直接营销行业的 4 个成分股中有 2 个贡献了 6.5%。

由于部分公司更容易受到供应链问题的影响,或者对通胀更敏感,我们还分析了最近的利润率,并将其与三年的平均利润率进行比较。公司营运的利润率要么为负数,要么为正数,而该等利润率要么正在恶化,要么正在改善。这又造成了另外四个组别,即负利润率和正在恶化、负利润率和正在改善、正利润率和正在恶化,以及正利润率和正在改善。在正利润率和正在改善的公司中,排名相同的行业权重最大。从行业角度来看,软件、技术硬件和互动媒体都保持领先地位,其中包括半导体和半导体设备。

最后,我们将罗素 1000 指数的表现从最好到最差按四分位数排列。在 147 间既有盈利又正在改善,且利润率呈正增长的成长型公司中,只有 19 间的表现处于第一四分位数。23 间处于第二四分位数,56 间处于第三四分位数,49 间处于第四四分位数。如果股票估值是基于未来的盈利,那么当前的估值与未来预期似乎并不一致。这可能会为潜在超卖机会创造切入点。

机会仍然存在于更具选择性的市场

总括而言,尽管目前的市场环境似乎有利于更侧重价值、支付股息的公司,但投资者仍有机会发现盈利增长型公司。选择性是关键,因为虽然若干领域可能显示出盈利能力,但如果在行业层面进行深入研究,该领域中的若干行业可能会推动盈利能力,而其他行业则会削弱盈利能力。

分析利润率扩张可能有助发现受供应链问题和通胀压力影响较大的行业,有助建立对不同行业和细分市场的更广泛看法。请参阅下文,以了解我们当前的行业观点。